2002.09 总第三期
北风才来
柔嫩的日子
便轻轻破了

Wind Feeling
|P|O|E|M|L|I|F|E|

本期主编:木木林
          lijiebin@sina.com

本期嘉宾:匪君子
          zouyuanle@yeah.net

本期制作:沉烟
          song14@163.com

风中诗绪
■ 游牧人
祭祀的是信仰和痛过以后的坚持。

■ 于兮
氤氲着或尖锐或朦胧的鲜艳美丽。

■ 踏上风的翅膀
非常纯净的村居小景,九月的妩媚处处点缀。

■ 月亮祭司
理性、精确的诗体构建技术。

■ 清风明月
感情会发酵,日子却需要酿造。尽管不再拥有青春,就让我们留下惦念,让我们永远在初恋。
栏目编辑:山风点火
          asdfgh47@hotmail.com





卷首诗笺


    下午三点,阳光乖巧地任由秋天摆布,穿过我的厨房,笔直射在门厅里。时间似乎也被童话拉进了没有记忆的空间,只觉得思想被刹那洞穿。诗歌的载体瞬间丰富起来,成了一扇虚掩的门,一角剥落的墙纸,一笼浅绿的光与影的二人世界。




嘉宾诗话
 
■ 匪君子
一九八七年冬天
我站在桥上往下看
从那个缺口,静静往下看
这是凌晨二点
潮湿的空气从缺口陆陆续续沉了下去

那时我微微仰起的笑脸还算新鲜
你看出我些许青涩的不安
水淋淋地燃烧成一团雾气,可你这时
还不能够说什么,你久久望住我
甚至不能与我勾一勾小指头
于是我就捂住嘴,捂住
夜色轻微裂开的缝隙
风中干干净净的桥面,周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其实说起来那晚的路灯比平时都亮
两岸雾气搭船走动,而这些
当时都没看见


末日王储

灰袍覆身
我持“天书”立于《二十四史》之外
1227年的戈壁,被凛冽之风穿透
那些棱角,渐次演变为圆钝
而我还未曾建造的陵台,在脚下忽然铺开
惊措之间,已成连绵背影

唐卡仍握于手心
任何一种移动都几近风化,等待
一场隐忍中的种族繁衍
旷远中横生的悲鸣将我无知的言辞呈上
一个声音预言着
我将被记录成2000年间的一座古冢

1227年的风沙赤红
燃尽了阳光里的最后一丝温度
八角锥灰飞湮灭
我颧骨高突,手无寸铁
鎏金的脸庞生锈
而我不是狼崽子,不懂得渴望
海市蜃楼中,我被迫拾起逝者留下的枯骨

贺兰山下,秃鹰盘旋
星子纷纷堕入地面,磐坐如石
羊群被困
我成片的孩童倒向赤色风沙
是谁的手,让1227年的时间
顷刻荒芜
2000年间的月光里没有一丝笑容
我的女人归来,以热血向我献舞
青铜流转苍穹,我该如何起身
避开这七层台阶之上的呜咽
找不到安睡的理由
有人已盗走黑城的根根肋骨
而一根手指,轻轻一点便能屏蔽神的门户

屏蔽落日尽头的回声
告诉我究竟是谁,盗尽我生生世世的痛
除了流血
我不能失声痛哭,不能被刻满年轮的镣铐
牢牢锁住。而风沙正越过我的背后
《二十四史》之外
羊群重现,夜起的女人风歌依旧

风沙中我遗失了一个名字,你可曾记起
偶尔路经的那一座
已判缄默的古冢


后述:西夏(1032年-1227年)
  
西夏后期,统治衰弱。
1226年,献宗死,李眈被国人拥为帝。
1227年,蒙古军围夏都兴庆府,六月,李眈降,被杀,西夏亡。

■ 冉仲景
    我读匪君子的诗,不会为她平静的叙述所迷惑,也不为奇特的意象所困扰,更不会为其诗中苍凉开阔的境界所笼罩,因为这些都不足以体现匪君子之所以为匪君子。而从这两首诗中,让我震憾的不是别的,是时间。《一九八七年冬天》从一个小小的场景开始进入诗歌,到雾气搭船而走结束诗歌,看似简单,其实不然。我注意到了其中这们两个关键词:缺口和缝隙。而这,正好是一个诗人体会到时间时特有的感受(不是感觉)。由于这一缺口和缝隙的存在,使得这首诗永远都没有结束的时候,以致产生了一种不可言说的深沉的愁绪,不断从其间流溢出来,弥漫了整个诗的空间。当然,第二首诗也可当作怀古诗来读,也可解读为一种复活历史的记忆,但我更愿意把它读作对时间的认识和参透。所有那些与古迹相关的意象,我都把它们看作是时间的代替物,而两个年代概念的交替出现,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诗人穿行于历史与现实之间的一个路标。

    我就是这么理解这两首诗的。不知朋友们读这首诗时是什么感受,愿与作者和各位交流。
栏目编辑:潇潇枫子 xxfzlj@163.com
斑竹诗语
■ 橡树
由里及外的热度包裹下的常态生活。

■ 山风点火
普通词语在诗歌这支藤蔓缠绕下异化结出的果实。
栏目编辑:白鸽
          youngke@yeah.net

网络诗声
■ 刘春
有了种子,有了经夏的劳作才会有秋天的收成,画饼毕竟不能充饥。

栏目编辑:木木林
          lijiebin@sina.com



新人诗作
幽夜里的爱情被咀嚼出一丝清冷,剥开心茧,不自禁细数重重的影子。不寐,《夜半时,我望一望天》

营造出一片绚目的感动,瑟缩于《光的深处》。激烈过后,颓然静止。
栏目编辑:橡树
          xiangshu888@163.com







栏目小介
风中诗绪:以诗歌的角度,介绍风中思绪网站当月较有特色的优秀作品。

斑竹诗语:风中思绪网站现代诗歌板块版主的作品欣赏。

新人诗作:以作者的角度,发现新风格,推荐新写手。

嘉宾诗话:网络优秀诗人作品欣赏评鉴。

网络诗声:诗评诗论,诗歌观点。




© 风中思绪 (www.4i4i.com) 2002 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