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

好时光
宝髻偏宜宫样,莲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张敞①画,天教入鬓长。
莫倚倾国②貌,嫁取个,有情。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作者简介】
  唐玄宗李隆基,睿宗李旦第三子。天宝间,安禄山反,幸蜀。太子即位,尊为上皇。谥曰明皇。
  【注释】
  ①张敞:汉宣帝时,为京兆尹。曾为妻子画眉。后来成为夫妻恩爱的典故,传为佳话。
  ②倾国:极言妇女之美貌。
  【评解】
  此词取篇末三字为名。词中着意描写一位倾国丽人,莲脸修眉,年轻貌美。希望她能及时“嫁取个”多情郎君,莫辜负“好时光”。这首小令,抒情委婉,描写细腻,对后世词风有一定影响。
  【集评】
  南卓《羯鼓录》:上(玄宗)洞晓音律,由于天纵。凡是丝管,必造其妙。若制作曲调,随意而成,不立章度。取适短长,应指散声,皆中点拍。至于清浊变转,律吕呼召,君臣事物,迭相制使,虽古之夔旷,不能过也。
  顾梧芳《尊前集序》:音婉旨远,妙绝千古。
  《开元轶事》,明皇谙音律,善度曲。尝临轩纵击,制一曲曰“好时光”。方奏时,桃李俱发。后所度诸曲皆失传,唯“好时光”一阕仅存。
  刘毓盘《词史》:玄宗皇帝好诗歌,精音律,多御制曲。今传者有《好时光》一词。

王建

调笑令
团扇①,团扇,美人并②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③?弦管,弦管,春草昭阳④路断。

  【作者简介】
  王建,字仲初,唐代颍川人。代宗大历十年进士,官陕州司马。所作官词百首,以诗纪事,是其创格。与韩愈、张籍齐名。著有《王司马集》。
  【注释】
  ①团扇:圆形的扇子,古代歌女在演唱时常用以遮面。
  ②并:作“伴”字解。
  ③管弦:用丝竹做的乐器,如琴、箫、笛。
  ④昭阳:汉代宫殿名。
  【评解】
  这首小令,描写宫廷歌女的痛苦生活。“谁复”一句,描述被摈弃后百无聊赖的愁苦况味。“弦管”一转,说明春虽再来,而自身却再无召幸的希望。“路断”,绝望之词,情极哀婉。
  【集评】
  顾起纶《花庵词选跋》:王仲初古《调笑》,融情会景,犹不失题旨。
  《玄烟过眼续录》:杨元诚家所藏王建亲书官词一百二十首,极其婉转夭丽,令人罕能及。
  黄花庵《花庵词选》:仲初以宫词百首著名,三台令、转应曲,其余技也。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节短韵长,独弹古调,以“团扇”起笔,《诗经》之比体也。意随调转,如“弦管”、“管弦”句,音节亦流动生姿,倘使红牙按拍,应怨入落花矣。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王仲初《调笑令》云:“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结语凄怨,胜似宫词百首。
  许彦周《彦周诗话》云:张籍、王建乐府宫词皆杰出,所不能追逐李、杜者,气不胜也。

白居易

忆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①。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②,能不忆江南。

  【作者简介】
  白居易,字乐天,自号香山居士。太原(今属山西)人。德宗贞元十六年进士。历 任翰林学士等官。由于他反对苛政,以诗歌指斥权贵,被贬为江州司马,后又知苏、杭, 以刑部尚书致仕。他最工于诗,是中唐新乐府运动的中坚。在民间词的影响下,倚声填 词,通俗平易,清新隽丽,流传较广。
  【注释】
  ①谙:熟悉。
  ②蓝:蓼科植物。其叶可制青绿色颜料。
  【评解】
  这首小令写出了对江南的美好回忆。作者以比喻手法,描绘了江南水乡的秀丽风光。“江花红胜火”、“江水绿如蓝”,色彩明丽,写尽江南春色。全词以平易的语言表现了优美的情韵,唤起人们对祖国河山和美好事物的无限热爱。
  【集评】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作者抓住了景物的特点,运用贴切的比喻和工整的对偶句,把明媚、艳丽、温馨、柔美而富有生气、诗情画意般的江南水乡春色,凝练成寥寥十四个字,成为千古传诵、脍炙人口的佳句。读之,令人心驰神往。
  《唐宋词鉴赏集》:《忆江南》属小令,只有二十七字,三韵,但在白居易手中,运用得流转自然,既有词的意境,又有浓郁的民歌风味。既通俗易懂,色彩鲜明,又讲究音律,刻意求工。按韵,这首词的结构是两句、两句一句。作者把头、身体和尾巴有机地结合起来,创造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白乐天诗集》卷五,日人近藤元粹云:诗余上乘。

长相思
汴水①流,泗水②流,流到瓜州③古渡头。吴山④点点愁。
思悠悠⑤,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注释】
  ①汴水:源于河南,东南流入安徽宿县、泗县,与泗水合流,入淮河。
  ②泗水:源于山东曲阜,经徐州后,与汴水合流入淮河。
  ③瓜州:在今江苏省扬州市南面。
  ④吴山:泛指江南群山。
  ⑤悠悠:深长的意思。
  【评解】
  这首《长相思》,写一位女子倚楼怀人。在朦胧的月色下,映入她眼帘的山容水态,都充满了哀愁。前三句用三个“流”字,写出水的蜿蜒曲折,也酿造成低徊缠绵的情韵。下面用两个“悠悠”,更增添了愁思的绵长。全词以“恨”写“爱”,用浅易流畅的语言,和谐的音律,表现人物的复杂感情。特别是那一派流泻的月光,更烘托出哀怨忧伤的气氛,增强了艺术感染力,显示出这首小词言简意富、词浅昧深的特点。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若“晴空冰柱”,通体虚明,不着迹象,而含情无际。由汴而泗而江,心逐流波,愈行愈远,直到天末吴山,仍是愁痕点点,凌虚着想,音调复动宕入古。第四句用一“愁”字,而前三句皆化“愁”痕,否则汴泗交流,与人何涉耶!结句盼归时之人月同圆,昔日愁眼中山色江光,皆入倚楼一笑矣。
  黄昇《花庵词选》:此词上四句,皆谈钱塘景。
  《词谱》卷二:《长相思》,唐教坊曲名。此词“汴水流”一首为正体,其余押韵异同,皆变格也。此词前后段起二句,俱用叠韵。
  《删补唐诗选脉笺释会通评林》卷六十引黄昇云:乐天此调,非后世作者所能及。
  《蓼园词选》引沈际飞云:“点点”字俊。
  《白香词谱笺》卷一谢朝征云:黄叔昇云:此词“汴水流”四句,皆说钱塘景。按泗水在今徐州府城东北,受汴水合流而东南入邳州。韩愈诗“汴泗交流郡城角”是也。瓜州即瓜州渡,在今扬州府南,皆属江北地,与钱塘相去甚远。叔阳谓说钱塘景,未知何指。
  《放歌集》卷一陈廷焯云:“吴山点点愁”,五字精警。

刘禹锡

忆江南
春去也,多谢洛城人①。弱柳从风疑举袂②,丛兰浥③露似霑巾。独坐亦含颦④。

  【作者简介】
  刘禹锡,字梦得,洛阳人。唐德宗贞元九年登进士第,官监察御史。晚年为检校礼部尚书兼太子宾客。他是一位具有进步思想的政治家、文学家。早期流放于巴山楚水之时,曾深入民间,学习当地民歌,创制不少新词,如《杨柳枝》、《竹枝词》等。词中描绘了地方风光,反映了人民疾苦,歌颂了劳动妇女健康的爱情。他的词轻柔流畅,语语可歌。今存《刘梦得集》,词作集于两卷乐府中。
  【注释】
  ①多谢:殷勤致意的意思。洛城人:即洛阳人。
  ②袂(mèi):衣袖。
  ③浥(yì):沾湿。
  ④颦(pín):皱眉。
  【评解】
  这首词,作者曾自注:“和乐天(即白居易)春词,依《忆江南》曲拍为句。”词中写的是一位洛阳少女的惜春之情。她一边惋惜春天的归去,一边又觉得春天对她也有无限依恋之情。诗人通过拟人化手法,不写人惜春,却从春恋人着笔。杨柳依依,丛兰洒泪,写来婉转有致,耐人寻味。最后“独坐亦含颦”,以人惜春收束全词,更增添了全词的抒情色彩。这首小词,抒发了惜春、伤春之情。构思新颖,描写细腻,手法多变。充分体现了诗人乐府小章的“清新流畅、含思婉转”的艺术特色。
  【集评】
  况周颐《蕙风词话》:唐贤为词,往往丽而不流,与其诗不甚相远也。刘梦得《忆江南》“春去也”云云,流丽之笔,下开北宋子野、少游一派。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作伤春词者,多从送春人着想。此独言春将去而恋人,柳飘离袂,兰浥啼痕,写春之多情,别饶风趣,春犹如此,人何以堪!
  沈雄《古今词话》:“春去也”云云,刘宾客词也。一时传唱,乃名为《春去也》曲。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婉丽。

潇湘曲
斑竹①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②怨,满江深夜月明时。

  【注释】
  ①斑竹:即湘妃竹。相传舜崩苍梧,娥皇、女英二妃追至,哭啼极哀,泪染于竹,斑斑如泪痕,故谓“斑竹”。
  ②瑶瑟:以美玉妆饰成的瑟。古代之管弦乐器。
  【评解】
  刘禹锡《潇湘》一曲,借咏斑竹以寄怀古之幽思。“深夜月明”,潇湘泛舟。诗人触景生情,怀古抒怀。全词哀婉幽怨,思绪缠绵,体现了梦得词的风格特色。
  【集评】
  黄山谷《山谷琴趣外篇》:刘梦得《竹枝》九章,词意高妙,元和间诚可以独步。道风俗而不俚,追古昔而不愧,比之杜子美《夔州歌》所谓同工而异曲也。昔子瞻闻余咏第一篇,叹曰:“此奔逸绝尘,不可追也。”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九疑怀古之作。当湘帆九转时,访英、皇遗迹,而芳草露寒,五铢珮远,既欲即而无从,则相思所寄,惟斑竹之“泪痕”;哀音所传,惟夜寒之“瑶瑟”,亦如萼绿华之来无定所也。李白诗“白云明月吊湘娥”,与此词之“深夜月明”同其幽怨。

刘长卿

谪仙怨
晴川①落日初低,惆怅孤舟解携。鸟向平芜②远近,人随流水东西。
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独恨长沙③谪去,江潭春草萋萋。

  【作者简介】
  刘长卿字文房,唐代河间人,开元中进士。历任监察御史。终随州刺史。据《全唐诗话》载:长卿以诗驰声上元、宝应间。皇甫湜云:“诗未有刘长卿一句,已呼宋玉为老兵矣;语未有骆宾王一字,已骂宋玉为罪人矣。”其名重如此。著作有集。
  【注释】
  ①晴川:指在阳光照耀下的江水。
  ②平芜:指草木繁茂的原野。
  ③长沙:这里用汉代贾谊谪迁长沙的典故。
  ④萋萋:草盛貌。
  【评解】
  长卿任鄂岳观察史期间,遭权臣吴仲儒诬奏,贬为潘州南巴尉,寻除睦州司马。去国怀乡之思,有感而发。“白云千里万里”,“人随流水东西”。祖别筵上,歌此一曲,委婉含蓄地表露了怀才不遇,远离乡国的感慨。全词写眼前之景,抒不尽之意。情思悠远,内含丰富,耐人寻味。
  【集评】
  《填词名解》卷一毛先舒云:《谪仙怨》,明皇幸蜀,路感马嵬事,索长笛制新声,乐工一时竞习。其调六言八句,后刘长卿、窦弘余多制词填之。疑明皇初制此曲时,第有调无词也。说详康骈《剧谈录》。案此调即唐人六言律,盖权舆于《回波乐》词而衍之,郭茂倩《乐府》称《回波乐》为商调曲,疑此调亦商调。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长卿由随州左迁睦州司马;于祖筵之上,依江南所传曲调,撰词以被之管弦。“白云千里”,怅君门之远隔;“流水东西”,感谪宦之无依,犹之昌黎南去,拥风雪于蓝关;白傅东来,泣琵琶于浔浦,同此感也。

温庭筠

梦江南(二首)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梳洗罢,独依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①脉脉②水悠悠,肠断白蘋洲③。

  【作者简介】
  温庭筠本名歧,字飞卿,唐代太原人。少负才名,然屡试不第。又好讥讽权贵,多犯忌讳,因而长期抑郁,终生不得志。他精通音律,熟悉词调,在词的格律形式上,起了规范化的作用。艺术成就远在晚唐其他词人之上。其词题材较狭窄,多红香翠软,开“花间词”派香艳之风。有些词在意境的创造上,表现了他杰出的才能。他善于选择富有特征的景物构成艺术境界,表现人物情思,文笔含蓄,耐人寻味。有《温庭筠诗集》、《金奁集》,存词70余首。
  【注释】
  ①斜晖:偏西的阳光。
  ②脉脉:相视含情的样子。后多用以寄情思。
  ③白蘋洲:长满了白色蘋花的小洲。
  【评解】
  《梦江南》是温庭筠的名作。写思妇的离愁别恨。第一首,写思妇深夜不寐,望月怀人。第二首,写思妇白日倚楼,愁肠欲断。两首词以不同场景塑造同一类人物。一个是深夜不寐,一个是晨起登楼,都写得朴素自然,明丽清新,没有刻意求工、雕琢辞句,却能含思凄婉,臻于妙境。刻画人物,形象、生动、传神,揭示人物心理,细腻、逼真,足见作者技巧纯熟,既擅雕金镂玉的瑰丽之作,又有凝练的绝妙好词。
  【集评】
  《唐宋词鉴赏集》:温庭筠《梦江南》,情真意切,清丽自然,是温词中别具一格的精品。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这首词刻画了一个满怀深情盼望丈夫归来的思妇形象,充分揭示了她希望落空之后的失望和痛苦心情,表现了诗人对不幸妇女的同情。同时也寄寓着诗人遭受统治阶级排挤,不受重用的悲凉心情,也是感慨怀才不遇的作品。
  黄叔旸云:飞卿词流丽,宜为《花间集》之冠。
  栩庄《栩庄漫记》:“摇曳”一句,情景交融。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低回宛转。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千帆”二句,窈窕善怀,如江文通之“黯然魂消”也。

更漏子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①。惊塞雁,起城乌,画屏②金鹧鸪。
香雾薄③,透重幕,惆怅谢家④池阁。红烛背⑤,绣帘垂,梦君君不知⑥。

  【注释】
  ①迢递:远远传来。
  ②画屏:有画的屏风。
  ③香雾:香炉里喷出来的烟雾。
  ④谢家:西晋谢安的家族。这里泛指仕宦人家。
  ⑤红烛背:指烛光熄灭。
  ⑥梦君君不知:又作“梦长君不知”。
  【评解】
  这首词描写古代仕女的离情。上段写更漏报晓的情景,下段述夜来怀念远人的梦思。先以柳丝春雨,花外漏声,写晓色迷朦的气象。再写居室禽鸟为之惊动的情景。不独城乌塞雁,即画上鹧鸪,似亦被惊起。这种化呆为活、假物言人的写法,实即指人亦闻声而动。夜来怀人,写薰香独坐之无聊,灭烛就寝之入梦。通首柔情缱绻,色彩鲜明。
  【集评】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庭筠工于造语,极为绮靡,《花间集》可见矣。《更漏子》一首尤佳。
  胡元任云:庭筠工于造语,极为奇丽,此词尤佳。
  《花间集评注》引尤侗云:飞卿《玉楼春》、《更漏子》,最为擅长之作。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更漏子》与《菩萨蛮》同意。“梦长君不知”即《菩萨蛮》之“心事竟谁知”、“此情谁得知”也。前半词意以鸟为喻,即引起后半之意。塞雁、城乌,俱为惊起,而画屏上之鹧鸪,仍漠然无知,犹帘垂烛背,耐尽凄凉,而君不知也。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惊塞雁”三句,此言苦者自苦,乐者自乐。

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①,鬓云欲度香腮雪②。懒起画娥眉,弄妆③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④,双双金鹧鸪⑤。

  【注释】
  ①小山:指屏风上雕画的小山。金明灭:金光闪耀的样子。
  ②鬓云:象云朵似的鬓发。度:覆盖。香腮雪:雪白的面颊。
  ③弄妆:梳妆打扮。
  ④罗襦:丝绸短袄。
  ⑤鹧鸪:这里指装饰的图案。
  【评解】
  这首《菩萨蛮》,为了适应宫廷歌伎的声口,也为了点缀皇宫里的生活情趣,把妇女的容貌写得很美丽,服饰写得很华贵,体态也写得十分娇柔。仿佛描绘了一帽唐代仕女图。词的上片,写床前屏风的景色及梳洗时的娇慵姿态;下片写妆成后的情态,暗示了人物孤独寂寞的心境。全词委婉含蓄地揭示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并成功地运用反衬手法。鹧鸪双双,反衬人物的孤独;容貌服饰的描写,反衬人物内心的寂寞空虚。表现了作者的词风和艺术成就。
  【集评】
  张惠言《词选》卷一:此感士不遇之作也。篇法仿佛《长门赋》,而用节节逆叙。此章从梦晓后领起“懒起”二字,含后文情事。“照花”四句,《离骚》初服之意。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一:飞卿词如“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无限伤心,溢于言表。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这首《菩萨蛮》不仅称物芳美,也具有“其文约,其词微”的特点,富有暗示性,容易使人产生种种联想。
  《中国历代诗歌各篇赏析》:在这首词里,作者将许多可以调和的颜色和物件放在一起,使它们自己组织配合,形成一个意境,一个画面,让读者去领略其中的情意,这正是作者在创造词的意境上,表现了他的独特的手法。

南歌子
手里金鹦鹉,胸前绣凤凰。偷眼暗形相①,不如从嫁与②,作鸳鸯。

  【注释】
  ①暗形相:暗中打量。
  ②从嫁与:就这样嫁给他。
  【评解】
  待嫁的女子,带着心爱的金鹦鹉,穿起了绣着凤凰的彩衣,暗中左顾右盼,偷偷打量,心想就这样嫁给他,作一生的鸳鸯吧。这首小令,明丽自然而富于情韵,具有浓郁的民歌风味。一说“手里金鹦鹉,胸前绣凤凰”二句指贵公子,即拟嫁与之人,亦通。
  【集评】
  胡国瑞《论温庭筠词的艺术风格》:因为感情的充沛,使那浓丽的辞藻适当地发挥了它们光辉作用。这首词所描写的青年男女恋爱情节及其所表现的既缠绵而又真率,颇有民歌风味的余风,这应是它所以令人感到新鲜活泼的重要原因。
  《栩庄漫记》:“不如从嫁与,作鸳鸯”,盖有乐府遗风。
  夏承焘《唐宋词欣赏》:温庭筠写爱情的词,最明朗的象“偷眼暗形相,不如从嫁与,作鸳鸯。”他至多只能说到这样,与韦庄的作品比较起来,仍是婉约含蓄的。

司空图

酒泉子
买得杏花,十载归来方始坼①。假山西畔药阑东,满枝红。
旋②开旋落旋成空。白发多情人更惜。黄昏把酒祝东风。且从容③。

  【作者简介】
  司空图,字表圣,河中虞乡(今山西虞县)人。咸通末年进士,官至中书舍人。黄巢起义后,隐居中条山王官谷。朱温代唐后,召其任礼部尚书,不食而死。他是晚唐著名的山水诗人,词亦清雅可爱。著作有《一鸣集》。
  【注释】
  ①坼(chè):裂开。
  ②旋:俄顷之间。
  ③从容:舒缓,不急进。
  【评解】
  司空图生于晚唐,身经乱世,对眼前事物易生感慨。这首小词,感时伤世,借花抒怀。明知满枝红杏“旋开旋落旋成空”,却依然从容酹酒,遥祝东风,愿留春光暂驻。画意诗情,深深吸引了读者。
  【集评】
  唐圭璋《唐诗纪事》,司空图隐王官谷。每岁时词祷歌舞,与闾里耆老相乐。有《酒泉子》云云。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表圣为唐末完人。此词借花以书感。明知花落成空,而酹酒东风,乞驻春光于俄顷,其志可哀。表圣有绝句云:“故国春归未有涯,小栏高槛别人家。五更惆怅回孤枕,犹自残灯照落花。”与此词同慨,隐然有黍离之怀也。

杨柳枝
桃源①仙子不须夸,闻道惟裁一片花②。何似浣纱溪③畔住,绿阴相间两三家。

  【注释】
  ①桃源:桃花源。
  ②一片花:陶渊明《桃花源记》谓桃源洞外有桃花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云云。
  ③浣纱溪:又名若耶溪,在浙江绍兴市南,即西施浣纱处。
  【评解】
  江南山青水秀,风光旖旎,胜似传说中的桃源仙境。词人用淡雅的笔墨,传达出人间春色的无限情韵。司空图诗宗王维山林隐逸之风,其词亦然,清新自然,雅洁可爱。

张曙

浣溪纱
枕障薰炉①隔绣帷②,二年终日苦相思,杏花明月始相知。
天上人间何处去?旧欢新梦觉来时,黄昏微雨画帘垂。

  【作者简介】
  张曙小字阿灰,四川成都人。侍郎张祎之从子。唐昭宗龙纪元年进士,官至拾遗。曙工诗善词,才名籍甚。颇为乡里所重。
  【注释】
  ①薰炉:炉烟薰香。薰:香草,亦香气也。
  ②帷:屏幔,帐幕。绣帷:锦绣的帷幔。
  【评解】
  这首小词,委婉地抒写了相思之苦。眼前房帷依旧,花月如常,而斯人隔绝已两年。人间天上,何处寻觅!“旧欢新梦觉来时,黄昏微雨画帘垂”。此情此景,益增相思。全词情思缠绵,真挚感人。
  【集评】
  孙光宪《北梦琐言》:唐张祎侍郎,朝望甚高。有爱姬早逝,悼念不已。因入朝未回,其犹子右补阙曙,才俊风流,因增大阮之悲,乃制《浣溪沙》,其词曰:“枕障薰炉隔绣帷”云云。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第三句问消息于杏花,以年计也;诉愁心于明月,以月计也。乃申言第二句二年相思之苦。下阕新愁旧恨,一时并集,况“帘垂”、“微雨”之时,与玉谿生“更无人处帘垂地”句相似,殆有帷屏之悼也。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婉约,对法活泼。

吕岩

梧桐影
落日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作者简介】
  吕岩,字洞宾,唐代京兆人。咸通举进士,曾两为县令。值黄巢起义,携家入终南山学道,不知所终。
  【评解】
  夕阳西沉,秋风萧瑟,期待故人之来,心情焦急。词中人搔手踟蹰,徘徊徜徉,其久盼不至而又不忍离去的缱绻之情,微嗔之意,呼之欲出。北宋柳永《倾杯》词中“愁绪终难整,又是立尽、梧桐碎影”,即袭此意。
  【集评】
  《竹坡诗话》:大梁景德寺峨眉院壁间,有吕洞宾题字。其语云:“落日斜,西风冷。幽人今夜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字画飞动,如翔鸾舞鹤,非世间笔也。宣和间,余游京师,犹及见之。
  陈岩肖《庚谿诗话》亦载此事,与此小异,“落日斜”作“明月斜”。


第一页 第三页